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客服 >

腾讯青发委副主席李航:让科学家成为孩子们的

2020-07-17 05:57尊龙d88人生就是博客服 人已围观

简介您最近可能也听说了一个事,诺贝尔奖得主詹姆士沃森先生因为发表种族歧视的言论,被剥夺全部荣誉头衔。我想问,基础科学经常有颠覆人类价值观认知的东西,《三体》里面叶文洁...

  “您最近可能也听说了一个事,诺贝尔奖得主詹姆士·沃森先生因为发表种族歧视的言论,被剥夺全部荣誉头衔。我想问,基础科学经常有颠覆人类价值观认知的东西,《三体》里面叶文洁也问过同样的问题,到底是正确的哲学价值观引领科学还是科学引领正确的哲学价值观?”

  “诺贝尔奖、基础科学、《三体》、哲学价值观”,这个看似简单的提问里的一连串专业名词,会让人一瞬间恍惚:是不是来到了某个大型科学研讨会?

  这是1月20日早上,深圳腾讯滨海大厦3628室,首届腾讯科学小会现场,一个约16岁男生郑重其事地向美国著名科技博主、“拖延症”科普之父Tim Urban发出的提问。Tim Urban低头想了一下,说道:“非常棒的问题,我其实也正在写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

  不同于其他的会议,它与宏大的梦想无关,孩子是主角,“陪衬”的是那些科学家大咖们。

  没有多余的客套寒暄,就是一个个“提问”和“解答”的来回切换,简单又纯粹。就像小会的LOGO,一个T字形的哈勃望远镜,透过光,照向一个遥远的星系。

  第一次听说“小会”的时候,锌财经就想到了三个月前刚刚报道过的WE大会。事实上,这也是腾讯集团与市场公关部总经理、腾讯青年发展委员会副主席,同时也是腾讯WE大会和腾讯青少年科学小会负责人李航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

  六年前开始举办的腾讯WE大会,腾讯搭好台子,请来科学界的大咖,做足一切准备,然后躲到了幕后,WE大会也被媒体评价为腾讯近几年做的“最酷的一件事”。

  那有WE大会还不够吗,腾讯为什么还要举办一个科学小会?当锌财经把这个问题抛给李航的时候,他花了将近1/4的采访时间来解释。

  据李航介绍,举办小会的想法,最早来源于一年半前的一次部门团建活动,期间大家商量着腾讯品牌可以为社会做点什么有价值又有意思的事情,期间有人提议“我们已经有了WE大会,再来一个WE小会怎么样?”

  电光火石间,李航被小会的“小”字打动了。“当时就觉得,用腾讯的产品和能力为青少年度身定制有趣的科学活动,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李航回忆道,“在这个世界里不该只有网红,让科学家成为孩子们的偶像会是一件很酷很时尚的事。”

  那次的触动并非偶然。事实上,李航很早便注意到,连续举办了六届的WE大会,每一年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大会呈现低龄化趋势。

  WE大会针对的并非青少年,邀请的也都是世界顶尖的科学家们,讲述着“黑洞、暗物质、暗能量”等最深奥、最前沿的科学理论和发现,面向的也是一些更严肃、更专业的业界人士,但是坐在前排的小观众,大部分都能坚持听到最后。

  李航好奇地问其中一位家长,这些孩子真的听得懂吗?那位家长开怀一笑,“没关系,哪怕我的孩子看着科学家的后脑勺,能被浸染到这个环境里面,我就觉得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对于李航来说,科学小会从概念的提出到操办,最难的还是小会的定位和形式问题,从想法到落实准备,整整酝酿了一年半。

  一年前的年会,他兴致勃勃地跟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说,“我有一个特别兴奋的想法,我们要办个WE小会”。程武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下,问:“跟WE大会有什么区别?是个好想法,不过形式一定要想好,得是青少年喜欢的方式。”

  “我也有担心,不希望这个活动办着办着,就可能办成了WE大会。”李航告诉锌财经,“所以没想清楚前,我们一直没有行动。项目也在多个团队间探讨可行性。有个团队跟他提议说,两者之间应该定位不一样:一个是科学真的很神秘,一个是科学真的很有趣。”

  如果说WE大会是科学家表达自我,深奥,神秘,科学家是主角;那么小会就是简单、有趣,生活化的东西,孩子是主角。“WE小会应该是一个很可爱的东西,很有魅力,将复杂的科学深入浅出地让孩子们听懂”,想清楚了小会的定位,一切就简单了。

  “最近新上映了什么电影?如果这个问题抛给我们的大脑,它的回答一定是最近的一段难忘的记忆,伴随生命历程而形成的记忆片段,就是每一个大脑形成的电影院……”

  伴随着画外音,银幕上出现了老式电脑、摞在一起的电影碟、以及随意播放着片段的电影舞台的镜头。深圳保利剧院四层,硕大的IMAX电影屏幕正播放着腾讯科学小会的短视频《大脑电影院》。

  在这个短视频中,大脑是一座每天播放着记忆片段的电影院,人们不能买票观看自己喜欢的电影,反而会经常播放人们害怕的电影,直到有一天,两位科学家不甘心最被动的观众,玩起了记忆操纵的魔术……

  5分钟的短视频,生动地讲述了目前关于“操纵记忆”的最新研究成果,分享操纵大脑记忆的原理。

  以往筹备WE大会需要一年的时间,而WE小会,从概念出来到立项,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做艰难的思考和摸索;从立项到筹备,又花了8个月的时间,对于李航来说,小会应该是一个青春的、时尚、有趣的产品。

  仿佛男女生坐过山车,在过山车顶端时,激素分泌是很旺盛的,女生会紧紧搂住这个男生。青春期里的一些反应,跟科学连在一起。其实青春处处有科学。

  不同于WE大会的重量级的嘉宾、顶尖的科学家和先进的理论,科学小会的亮点在于精心打磨的科普内容:精心制作的科学榜单、五支短视频,以及依据榜单看点寻找的五位科学家的演讲,把深奥的科学内容深入浅出地科普给孩子们理解。

  “这个小会是面对孩子的,所以你会很慎重,你需要尊重孩子的时间,未来希望能有更多孩子关注这个项目,花时间看小会的直播,不要让他对科学失望。你会有这个压力和责任感。”腾讯青少年科学小会执行负责人宋达对锌财经感慨。

  李航则认为最难的部分是短视频,类似《Discovery》探索频道,会有一个小时的宏观叙事讲清楚,但5五分钟时间的短视频,有趣、生动地把一个科学大道理讲明白,是一件极富挑战的事情。

  说起短视频,李航回忆起邀请霍金参加WE大会的那年,霍金来中国参加了两个大会。在另一个大会中霍金演讲了8分钟,相比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的演讲表情,“我们是用不同的叙事,最后呈现出两支完全不同的片子。我们希望做成一部科学微电影。霍金在其中是一位主演。”李航对锌财经说。当时的团队剪了两支微电影,都很炫酷,最终李航选择了看完之后能更好地理解霍金所讲内容的那支。“微电影应该为主演的内容服务,这是WE大会产品体验很重要的一部分。”

  这次小会的短视频制作和嘉宾内容制作秉持着同样的原则,团队会多次跟嘉宾沟通,内容要如何满足青少年的需求和口味,帮他们提炼金句等以便更好地呈现和体验。

  在宋达看来,小会在挑选和邀请嘉宾方面都不容易。毕竟嘉宾需要在科学上站得住脚,在科学领域有权威性,还需要将演讲做的有趣,深入不易,浅出更难。

  除此之外,嘉宾的演讲内容是定制化的,需要围绕榜单的十大科学看点内容,针对小朋友选出的问题而做内容。

  在宋达的回忆中,有两位嘉宾印象较为深刻,一个是享誉全球的脑科学家、《西部世界》的科学顾问David Eagleman。作为推特网红,David以前他演讲从来不提供演讲内容。这次他不仅推掉了其他活动来参加科学小会,还特别把内容定制成PPT,提前跟团队做沟通。

  另外一个,“拖延症科普之父”Tim Urban,“钢铁侠”马斯克也是他的粉丝。

  他这次讲人类起源的话题,很认真地画了一套人类起源的漫画,并提前写下来一些孩子们可能感兴趣的话题,以便提前思考。

  “小会是代表腾讯公司的思考,面对社会、面对孩子发出自己的一些声音,做出一些探索。它是直接传递给孩子的,是不允许有错误的。”宋达对锌财经表示。

  关于马化腾和望远镜的故事,众所周知。巧合的是科学小会的logo也是一个望远镜。

  在《腾讯传》中,马化腾被描述为“爱好天文的pony站长”,书中还提到马化腾童年的一个小故事:

  马化腾14岁生日的时候,向家里索要一台准专业级、80mm口径的天文望远镜,需要花费父亲近4个月的工资。家里人不同意,他就悄悄在日记里写上,说他们“扼杀了一个科学家的梦想”。他母亲看到之后,跟父亲商量,决定还是给他买了。1986年4月11日哈雷彗星时隔76年出现,马化腾宣称他是全校第一个看见了哈雷彗星的人,兴奋地写了一篇观测报告寄到北京,得到了40元的奖金。

  毋庸置疑,小时候的马化腾也是一个“问号少年”。小会的概念出来之后,马化腾第一时间转发了朋友圈,也有参与讨论,还对小会做了寄语:未来的教育需要更多人携手,共同呵护每一个孩子的想象力与好奇心。除此之外,他还组织了自己的朋友来参加科学小会,探索对青少年产生积极正能量的价值。

  每一个公司跟创始人的性格,都有着潜移默化的关系,长久以来网络上只要出现腾讯与科技相关的新闻,往往都会出现马化腾的名字。

  腾讯举办过多次科技类的活动,马化腾都会关注或出席:在第一届WE大会的举办中,马化腾作为嘉宾进行了演讲。2018年10月23日,马化腾在知乎上提问,“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时隔6年在知乎上再次发问,引发了网友们热议。

  不仅如此,马化腾还参与设立未来科学大奖、科学突破奖等重大科学奖项,并向深圳大学、武汉大学、西湖大学进行资金捐助,设立奖学金,还在2018年“两会”上建议设立“青少年科学发展”专项基金。

  “小会的意义不仅仅是把青少年与科学简单的连接起来,而是让科学也能够成为一种时尚,通过这样一个平台,让科学家们闪闪发光,让孩子们能够憧憬,能够往哪个方向发展。”马化腾曾表示。

  的确,在明星、网红、直播等娱乐化信息充斥的年代,技术算法正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刺激人的神经,使人上瘾。如何让青少年对科学感兴趣而不只是沉浸在娱乐化的网络环境中,是很大的挑战和问题。

  “他曾想成为科学家,他是一个想成为科学家的企业家。当这个企业足够大时,当要报效社会时,为这个社会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而且目前看起来在全球好像也没有人做,青少年和家长又很渴望,腾讯有自己的优势和能力,为什么不做呢。”李航谈到。

  2018年9月5日,第十二届泛珠三角区域合作与发展暨经贸洽谈会在广州举行。马化腾在会上公布了“腾讯青少年科普计划”,包含了“年度青少年十大科学看点榜单”、“中国空间站青少年传播项目”、“湾区青年风尚季”等一系列项目活动。

  小会期间,腾讯还发布了与中科协一起合作的“中国青少年科学日历”小程序,汇集了来自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科学院、探月与航空工程中心等权威机构的全年科学事件、科普活动和科技竞赛。

  同时,腾讯会以企鹅号为基础,以QQ看点、微视等短视频信息流平台合作共同发起“腾讯青少年科普创作平台”,让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学生或研究生们开创自己的企鹅号,在上面创作科普内容。相比未经科学验证的所谓“伪科学”拼凑来的科普文章,会带来更大的价值。

  在小会前一天,微信信息流广告中出现了一则科学小会的宣传H5,最早是通过泰勒斯通过琥珀发现了电的存在,富兰克林通过风筝再到捕捉了雷电,伏特发明了电池,法拉第发明了发电机,爱因斯坦发现光也能产生电,未来电力还促进量子物理的发展,从而引发“平行宇宙的猜想”。

  对于李航、宋达来说,小会筹办过程中最意外的惊喜,就是学生们参与的热烈程度。

  “问号少年”的招募主要通过QQ看点平台进行,寻求孩子对科学和世界的问题,针对众多问题,筛选出最独特问题的背后的“问号少年”。

  “当时大概有47万人在话题下进行互动和参与,报名的有4万人,然后又中筛选出100位”,宋达对锌财经说。

  为什么是固定100位?按照李航的说法,首届小会的举办,最重要的是打磨内容,然后人数上控制规模。这也是腾讯为什么自己做,而不是交给其他人的原因之一。

  “有一个小朋友自己手写了一页信,拍下来上传。还有一些来自生活没有那么丰富或者教育资源没有那么好的地区的小朋友,问了很多脑洞大的问题,这些都是超出我原来预期的。宋达说到。

  在与科学家面对面提问环节中,深圳外国语学校国际部高二的女生告诉锌财经,那位“睡眠大师”(Charles Czeisler),跟她想象中不太一样,想象中他应该很严肃,但是实际接触发现他很和蔼、温柔。“我记得有同学问他,为什么上课睡觉比在家里睡觉更香?他当时回答说,学校应该鼓励孩子在家多睡觉,在学校少睡,老师不要布置那么多的作业,哈哈”。

  家长的兴趣也很大,李航对锌财经表示,当时大会出来时,许多家长来找他,很希望能得到一个机会来听。其中有一位家长说孩子在家都是全英文看书,听说霍金的女儿会来,他说霍金女儿的书她孩子也看过。

  “问号少年”活动征集后,Lucy Hawking向李航表示,她很惊讶中国的孩子能够问出那样开放或深奥的问题。那天,他们谈论最多的是中国教育的问题,当中国素质教育水平提升,家长的认知提升之后,青少年的科学认知水平也在逐步提高。

  Lucy Hawking讲到,自己从父亲霍金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保持好奇心,世界上有着千奇百怪的现象,也不停地在变化,每一分钟都在变化,保持好奇心、想象力、创造力很重要。对于她来说,这是活着的一部分、是存在的快乐。

  李航希望,通过科学小会,呵护孩子的好奇心,能够让更多的孩子具有探索精神,在未来能找到自己的答案。

  就像腾讯创始人之一及前CTO张志东在腾讯举办的“20周年司庆”上所言,当二十年前的几个人的“小作坊”,成长为现在已经具有非常大的能力和可能性的企业,腾讯要承担更多的东西,而不仅仅是商业。

  于山水墨画上勾勒一笔彩色,于生活困顿处遥望星空,于茫茫的星海寻找未知的存在,腾讯通过科学小会正践行着自己的小梦想。

  “小会”就像那架望远镜,它发出一束光,指向那遥远的星系,告诉青少年们,世界一定有答案,而答案,就在那里。

Tags: 腾讯  马云  深圳南山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76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